长安公益慈善爱心联盟

  • 认证日期:未认证
  • 入围年限:2
  • 会员级别:普通会员
  • 是否核实:该会员资质未核实
  • 会员类型:党政机关
  • 经营模式:服务事业
  • 所在地区:陕西 西安市 长安区
  • 联系Q Q: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1041644112
  • 联系人:何金鹏
  • QQ:1041644112
  • 职位:负责人
  • 手机:
  • 座机:18966818032
  • E-mail:1041644112@qq.com
  • 地址:韦曲南街
  • 邮编:710100
资讯中心
非营利性医院寻路中国
发布时间:2013年06月20日 10:33  阅读: ()次   信息来源:慈讯网 作者:谢再红 丁燃

长期以来,政府主导下的慈善,是中国公益事业的“主旋律”,在帮助贫苦群体解决民生难题方面起到了重要作用,但也由于其垄断地位而存在诸多漏洞,备受民众质疑。另一方面,在民间的慈善组织和行为迅速兴起壮大的同时,“草根慈善”的悲剧却屡屡上演,对民间力量参与社会福利事业的热情造成沉重打击。在医疗领域,这种矛盾尤为突出。

2012年8月30日,北京市专门召开鼓励和引导社会资本办医工作大会,正式公布了《关于进一步鼓励和引导社会资本举办医疗机构若干政策》(以下简称“京18条”)。“京18条”不仅鼓励社会资本参与办医,同时也对社会办医与政府办医的政策“一碗水端平”。从此,民办非营利性医院,被名正言顺地提上了议事日程。

然而,在“民办”常与“高价”划等号、“非营利”成为“低配服务”代名词的今天,民办非营利性医院的生存与发展,注定将面临一系列考验。即便是李亚鹏这种具有极大社会影响力和号召力的明星,在创办非营利性医院的过程中也坎坷不断。

民营非营利性医院,这个在国外司空见惯、国内却难觅先例的“新物种”,如何才能实现慈善理想,又面临着怎样的现实“坚冰”?

点击进入下一页

题图 张旭

 

嫣然破冰

在北京朝阳区望京东园,矗立着一座外观酷似幼儿园的建筑。其实,这是一家儿童医院,其发起人正是中国公众所熟知的明星夫妇—李亚鹏和王菲。

2012年7月1日,嫣然天使儿童医院正式诞生,成为中国民间公益发展史上的一个标志性事件。作为国内第一家民办非营利性儿童医院的试水,建院至今的11个月里,嫣然天使儿童医院经历了难以想象的困难。

尽管已从最初只有每天几人次的门诊量,发展到现在每天稳定的100多人次,嫣然天使儿童医院仍然入不敷出。普通病患及高端医疗的收入远不能补给唇腭裂患儿的治疗费用。据嫣然天使儿童医院的医疗副院长鲍爽介绍,医院的目标是在两年内实现自负盈亏。

志向虽然远大,却改变不了现实的残酷。由于种种原因,该医院尚未享受到国家政策的特殊优待,而是和普通民营医院站在同一起跑线上。比如,按“京18条”规定,社会办医疗机构在用水、用电、用气、用热方面与政府办医疗机构统一,实行同价,但嫣然天使儿童医院的水电费仍是以商用价格购买的。

    

由于医院的非营利性质,医院所有的收益都持续投入到了运营中。开源节流,就成了医院管理的重中之重。“医院是从一位慈善家那里租来的,几乎是以捐赠的形式收取极低的房租,院内设计是一名德国设计师免费做的,医疗设施几乎全部源于捐赠,一些病房也是明星捐的。”鲍爽说,“我们的每分钱都来自捐赠者,每分钱都要花在刀刃上。”因此,医院自建立到现在,几乎没做过广告,甚至连一些必要的行政开支都被“吝啬”地砍掉了。

目前,嫣然天使儿童医院建立的颅颜中心,治疗内容涵盖前期的手术和后期的矫正系列、跟进随访以及功能训练等,目标是打造大陆最好的颅颜中心。在经营理念上,则是学习了美国著名私立非营利性医疗机构梅奥诊所的先进经验,努力向梅奥看齐。未来,嫣然天使儿童医院的患者群将分为普通患者、唇腭裂患儿、高端保险受众患者和会员,高端保险受众还处于探索阶段。

作为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嫣然天使儿童医院必然要承受压力与质疑,而在缺乏成熟经验和配套政策的情况下,其前途究竟怎样,还是个未知数。

    

他山之石

“一些发达国家中,私立医院中有85%是非营利性质。这是现代社会文明的标志。”国务院医改办主任孙志刚曾说。

在包括中国在内的全世界绝大多数国家,医院的性质大抵有三类:政府办的公立医院、民营营利医院和民营非营利性医院。但是,各类医院所占比例,根据国家的不同而相差极大。有数据显示,在美国,政府开办的公立医院占全部医院的比例为15.38%,营利性医疗机构占比15.38%,而各种非营利性私立医疗机构占了绝大部分,比例约为69.24%。相形之下,中国现阶段由政府投资的公立医院占比约为81.6%。

事实上,在中国的台湾和香港,民办非营利性医院已有不少成功实践。

在香港,东华医院人尽皆知。作为香港最早的、规模最大的非营利性机构,医院由社会各界捐赠所支持,并由董事局监管。东华三院为香港市民提供极其低廉甚至免费的医疗服务,市民在提交了接受综合社会保障援助的有关证明,或经济困难者向医务社工申请并提交有关经济状况证明后,即可申请免费病床。

而在台湾,民营非营利性医院不仅大大提升了台湾的医疗服务质量,甚至改写了台湾医疗的历史。

20世纪70年代,台湾长庚医院以种种开先河之举,如取消住院保证金、改革医师薪酬制度、明令禁收红包等,打破了当时医界普遍存在的种种陋习,迅速成为台湾最赚钱、也最令患者满意的医院,大大鼓舞了其他社会资本办医的热情,最终改变了岛内医疗体系生态。

台湾慈济医院则是一家具宗教背景的非营利性医院,由慈济基金会出资建立,以佛教“慈善为怀”为理念,医院全部所得用于院内经营。一方面实现了对自身医疗质量的坚持,另一方面也对其他医疗机构起到了标杆作用。

在中国民间力量参与办医的过程中,这些国内外非营利性医院的治理经验,无不具有一定的借鉴和启发价值。

慈善难行

在国外和我国台湾地区,捐赠人的捐赠行为能得到医院出具的书面证明,捐赠人可凭此证明减少相应所得税。但是,这种抵税政策在大陆还远未成熟。目前,内地能提供非营利性经营发票的,只有杭州微笑医院一家。捐赠人的积极性无法被充分调动起来。

关于非营利性医院的经营问题,也颇多争议。目前,非营利性医院也收费,并实现盈利,但与营利性医院不同的是,非营利医院的定价需要按照政府规定的定价政策执行,运营中的利润只能用于医院自身发展,不能用于投资者分红。而没有投资回报,自然难以吸引投资者,医院就无法可持续发展。这也是国内不少非营利性医院难以为继的根源。

此外,对于非营利性医院的监督也是一个问号。在美国,对于慈善机构的监督有一套完善的标准和制度,所有公民都可以随时查账,一旦被查出问题,该慈善机构将受到严厉的惩处;在英国,任何公众只要交付一定费用,也有权获得慈善组织的年度账目和财务报告。但在中国,没有一个政策规定能回答民办非营利性医院的监督疑问,而如果监管不严,投资者就容易钻空子分配盈余,或者弄虚作假,变相获利。可以说,财务透明是民办非营利性医院赢得公众信任的关键。目前,中国的民营非营利性医院中仅嫣然天使儿童医院一家承诺,将把全部账目在网上公开以接受社会监督。

一位资深的基金会负责人不无忧虑地告诉《中国慈善家》记者:“关于社会资本办医,国家的政策支持还只是停留在表面,具体的细则和配套措施依然欠缺。”

    

事实上,近几年来,从中央到地方,鼓励民营医院发展的政策一直都有。比如,2012年8月出台的“京18条”的很多内容就与2010年底出台的“58号文”大同小异,同时,在北京出台新政策之前,云南、重庆、河北等10余个省份都已出台了省级配套文件,各地政策均有一些松动,民营医院的发展已不存在政策障碍。但是,这些法规都属于倡导性法规,几乎没有具体的法律法规和实施细则,实操性极差。

从全球范围看,非营利性医院是一个国家发展到一定阶段后的必然产物,也是体现一个国家医疗公益程度的窗口。国内公立医院本应承担医疗的公益性职能,而大多数医院都在自顾不暇地扩张和吸收病员中渐渐淡化了公益的概念。民间力量作为近年医疗行业中的后起之秀,其影响力虽有逐渐扩大之势,但在资金可持续性及社会认可度方面都不尽人意,加上慈善土壤缺乏、政策环境尚存空白,导致社会资本进入医疗领域依然有很多障碍。

在中国,民办非营利性医院的春天还远没有到来。


本站更多资讯

【区县级会员】相关资讯(本区县内会员互通,按最新自动排序)
【地市级会员】相关资讯(本地市内会员互通,按最新自动排序)
【省市级会员】相关资讯(本省市内会员互通,按最新自动排序)
【全国级会员】相关资讯(全国范围会员互通,按最新自动排序)